MR_

三分钟热度的杂食生物
正啃JOJO
混圈大写的杂
画风娘的渣
cp无冷不欢……

[JOJO][承花]Fix You

cellofish:



1




花京院醒来的时候,还是没法分辨清现在到底是白天还是黑夜。舷窗外的宇宙空间像是和之前的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变化。浓稠的黑暗无所不在,白色和黄色的星光是难以辨识的小点。

于是他坐起身来,问道:“几点了?”

“17:16”,今天是第632天。”

低沉稳健的声音环绕在舱内,可能是透过扬声器的关系,带着金属质感的回声。

“哎呀,居然睡到了这个时间……”花京院笑了,“虽然睡更多也没事。”

“想听什么?”那个声音问。

“普通一点就好。”花京院伸了个懒腰,准备去盥洗室。他接着又补充道:“或者放你喜欢的,JOJO。”

于是,Fly Me to the Moon开始在舱内响起。不过现在这首,是被改编过的钢琴独奏,带着比原曲更重的爵士风。





2




631天前。



花京院在地板上渐渐苏醒。

他用力睁开眼睛的时候,头疼得快炸裂了,鼓膜里像是有一支小号不停地吹着最高音,没法甩掉。地板上有轻微的颤动,像是下面有机器之类的在运作着。他撑起身子时,碰到了左手边落在地上的圆形照明灯。他抬头看去,天花板上有好几个空洞,应该是照明灯原来的位置。右手胳膊上的痛感让他低下头去。那里有一道七、八厘米长的口子,伤口看起来并不深,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割到的。之前昏迷时,他的右臂压在身体下面,从伤口中估计流出了不少血,把白色衬衫的前襟染红了一大片。他终于挣扎着站了起来,扶住墙壁喘气。

这里是一个飞行器的驾驶舱,形状是个面积不大的圆形。舱室内壁统一使用了珍珠白色,连灯光都是白色的。左边的落地窗前是呈弧形的一圈操作面板,驾驶座椅的背面朝向内部。右边有三个出入口,不过门现在都紧闭着。

花京院朝几扇门的方向呼叫了几声,但没有人回答他。他试着走了一步,腿脚应该都没有大碍。刚才的昏迷状态可能持续了一段时间,身体因此而有些僵硬。但像这样站起来稍微活动一下,就很快恢复了知觉。他慢慢走到驾驶台前,爬上了座椅。右边肋骨和腿侧还隐隐有些疼,所幸耳鸣已经慢慢消失。四周一片死寂,他现在能听到的,只有自己粗重的呼吸声。

他想不起来之前发生了什么事,记忆中好像有猛烈的撞击和同伴的呼喊声,然后在类似于爆炸的巨响中,他昏厥了过去。他的名字是花京院典明,他清楚地记得。他可以想起自己的高中,想起自己的童年和家人,却怎么也记不起到飞船中的经过,也回想不清同伴们的面孔来。他依稀记起伙伴中有一位老者,和一个发型奇怪的法国人。另外,还有一个很特别但无论怎样都想不起的人。但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来太空中冒险,后来又出了什么变故、而让他一个人留在了这里……这些事情,他完全没有头绪。

他在驾驶席上坐好。庆幸自己还记得如何操纵那些按钮。从窗外的景象判断,飞船现在像是静止在宇宙中。但操纵台前的屏幕上却是一片雪花,无论怎么调整按键和旋钮,都无济于事。他没法看到导航图,也不能查到最近行星的位置。他干脆检查一下所有系统。还好,大部分设备都亮着绿色的指示灯,表明一切正常。但坏消息是,推进器的指示灯闪着红光,旁边的按键也不起作用。

花京院跳下座椅,在舱内四周查看,一面思考着自己目前的处境。准确地说,他身处的不算是一艘飞船,而是一个小型的逃生艇。除了现在的驾驶舱外,只配有一个狭窄的一体化盥洗室和一间储藏室。他记得在电子培训手册上读到过,这种型号的逃生艇虽然活动空间不大,但只要能正常运作,燃料足够使用三年左右。储藏室看起来很大,里面的净水、压缩粮和罐头都没被动过。逃生舱是为两个成员设计的,一个人消耗的话,估计可以吃上六年。盥洗室设施也没有问题。虽然空间拥挤,但功能齐全,管道畅通,莲蓬头放出的热水温度适宜,还有洗衣装置。洗脸池上方的镜子明亮干净,镜子里的自己倒也不算糟糕。脸上的擦伤不严重,微微肿起的额头正好被垂下的刘海遮住了。大的几道创口都在手臂和腿上,已经不再流血,看来不会有大问题。他查看了洗脸台下面的药箱,决定不浪费药品,就让伤口自然愈合去好了。从舱内掉落满地的碎片和零部件来看,逃生艇在之前受到过冲击。那些部件基本上是一些灯具、面板之类无关紧要的零碎物品,但要是推进器真的坏了的话,燃料再充足对他也没有用处。他哪儿也去不了,只能任其漂流。最后的结局,多半是耗尽资源而饿死。

花京院回到驾驶席上,打开通信器,调试着频率。从头到底,只有沙沙的噪音。他不甘心,从尾到头,又逐一微调了一遍,仍然是一无所获。在这样重复尝试了几十遍后,他终于停了下来。

他想起小时候玩过的一个电子游戏。玩家被设定在一艘宇宙飞船中,要操纵控制键避开陨石和流星雨,穿过风暴,最后到达一颗外星球。这个游戏需要人集中精神,反应灵活,不然被异物击中后,血槽会减掉大半,甚至是立刻Game Over,极少有回旋余地。花京院死了很多回,最后掌握了活下去的技巧。他记住了石头袭来的规律,成功躲避,最后赢得了胜利。花京院猜想,也许自己对宇宙萌生兴趣,就是从那个游戏开始的吧。然而眼前的现实却和游戏完全不一样。假如真是那样的,他绝对有信心打赢所有的关卡,获得拯救。但窗外的世界空旷无边,窗内也只有寂静和自己作伴。没有通讯,没有坐标,没有推进器。我接下来该怎么办,我又会怎样死去呢?他把下巴搁在台子的边缘,失神地想着。

他最后还是起身,在舱室里收拾起来。无聊和绝望是杀死一个人最快的方法,花京院明白这一点。如果接下来只能像行尸走肉般活着,不如现在就想办法去做个了断。他这样默默地下了决心。

他心跳如鼓,世界寂然无声。

所以当他把一块碎片拼入板壁上的一个星型图案、随后听到了说话声时,花京院还以为他在做梦。






3




“花京院,你在那里吗?”

“……”

“花京院典明?听得见吗?”

声音清晰,从舱内顶角的扬声器中发出。那声音年轻又老成,带着一点焦虑。花京院觉得亲切,但又不记得自己认识这声音的主人。

“我在……你是谁?”

“啊,太好了,找到你了!我?我是承太郎!”

“承太郎?我们认识吗?”

一阵难以察觉的沉默。

“……你是不是不记得发生过的事了?”

“对,只记得我来太空之前的事。”

“这样啊,我懂了。”

“你是来帮我的吗,承太郎?”

“是的,不过我没法和你接触。我能看见你,你却只能听到我的声音。”

“你不在这里?是通过监控看到我的?”花京院朝四处看去,却没有找到类似于摄像头的东西。

“其实……这样说吧,我就是飞行器本身。”

“啊我明白了,你是飞船自带的人工智能吧?”

“正是如此。”

“那就好,我现在有很多问题,我猜你一定很清楚我现在的处境吧?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我该怎么办!”

隔了一会儿,承太郎才回答,像是AI的程序运转了一阵。

“之前发生的事,我这里没有记录,”承太郎说,“如你所见,我是从主舰中分离出来的逃生艇。我所知道的,是你进入了逃生艇内部,然后这里被整体弹出,与主舰分离。关于过去,我只能回答这些了。”

“应该是发生过撞击,逃生艇的推进器彻底坏了。”承太郎解释道,“可惜显示屏有问题,我没法把图像给你看,那里的中心位置有个被撞出来的大洞。”

“不过……”承太郎再次做了个停顿,“我可以测算出最近行星的距离,我会帮你找到它。”

花京院依稀听到一声叹息。

“那里离我们不远。虽然我还收集不到星球表面的具体信息,但在目前状况下,这是我们唯一的方向。没有助推力也不要紧,那颗行星的引力很强,我们什么也不用做,就会这样朝着它飞去。按照当前的速度,大概只需要五到六年的时间,就能到达。”

“所以说,我只要无所事事等着就好?”

“是的。”

“真是的,我讨厌无所事事这几个字。而且你说的那颗星,上面到底是怎么样的,还没有数吧?说不定那里的土地和空气,让人一步都没法踏上去呢。而且,如果那是一颗没有食物和水的星球,或者到处都是冰川、毒沼或火山,我接下去又该怎么办呢?”

“的确,很抱歉,我没有任何关于那里的资料。”

“够了够了!”花京院忽然笑了起来,“我有个朋友特别爱说这句,只是我想不起他的名字了。总之,先卯足劲活到那个时候好了。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有了那么一点希望。而且,现在我终于不是一个人了。”

“……你没有其他同伴。”

“不,我有你,承太郎君……”花京院望着星空回答。“还有啊,我能叫你JOJO吗?”






4




于是,花京院开始了他独自一人的太空生活。

虽然他把承太郎默认为自己的伙伴,但对方始终会提醒他,说他只是个普通的飞船智能系统,帮不了花京院什么忙。承太郎说的也是事实。他能做的事情的确有限,甚至无法明确当前的准确时间。他能说出小时和分秒,却在系统里找不到任何关于年份和日期的信息。为了计算日子,承太郎从花京院苏醒起,每天都会报一下累计的天数。除此之外,他常会主动或者在对方的要求下,播放一些能打发时间的录音,一般是音乐、棒球比赛之类的。但花京院最喜欢的事情,还是和承太郎聊天。一个人自言自语会发疯,但有人应答感觉就会大不一样。就算承太郎不说话,花京院也知道他正在注视着自己。无时无刻。在上方,在身旁,没有影子,却比影子贴得更近。

他总觉得这种情形似曾相识。在自己孤独的童年和青少年时代,他似乎也有过这样一个伴在身旁的影子。但他苦思冥想,却怎么也记不起那是谁了。

储藏室的门虽然和盥洗室的一般大小,但很明显,前者的内部面积比后者要大出十几倍。花京院在清点物资时发现,除了生存必需的物品外,还有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首先是画板、画笔和厚厚垒起的纸张,颜料也有好几盒。靠墙顶天立地的架子上堆满了书本。花京院随便抽出一本童话,才发现里侧还有一排书。饮用水瓶后面的角落堆放着室内运动器材。有几对哑铃,一副杠铃,一个拳击用的沙袋,还有一根跳绳、两副乒乓球拍和一整盒乒乓球。

花京院猜想,把这些东西放进储藏室的人,一定是预料到了旅途中的单调和无聊,特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准备的人也太体贴了,花京院想。但他同时又刻意刁难般地想到,既然那么体贴,为什么不放个游戏机啊?然而,刚想完,他就在干粮箱的旁边看到了崭新的游戏机和一大盒游戏卡。他惊讶无比,但随后又高兴起来,至少看起来有不少事情可以做了。

另外,在沙丁鱼罐头的纸箱下面,他发现了一副将棋和一叠纸牌。

花京院抽出纸牌中的K和Q,把这两张竖在操作台上,然后退后几步欣赏着。国王与王后威严凛凛,仿佛在嘲笑着玻璃之外的无边黑暗。



虽然时间模糊,但花京院打算尽量规律地安排作息。

他早上七点起床,简单洗漱后,先锻炼一个小时,再冲个热水澡。接下来是早饭时间。他泡了燕麦片,撒了一把干果在里面。然后把脱水脆面包干配上罐头火腿,还有速溶黑咖啡可以喝。他站在储藏室前,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游戏机。玩了大半天,换过了三张不同的游戏卡后,他倒下了睡了两小时。等他醒过来,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他悠闲地吃了晚饭,在饭后继续清点物资时,新发现了一箱独立包装的樱桃派。花京院家附近有个甜点铺子,那家的点心都是当天做出来的,其中就有他最喜欢的樱桃派。花京院用怀疑的目光扫视着真空包装。那上面只有樱桃派的字样,此外再无标记,连生产厂家和保质期之类的都没有写。他拆开来咬了一口,樱桃酱的味道不错,派本身也香酥可口,简直就和记忆中那家店里的一模一样。

在他吃第二个派的时候,他向承太郎提了一个问题。

“这会不会是个游戏?”

“什么游戏?”看不见的伙伴反问道。

“我现在的处境,弄不好只是个游戏吧……”

“为什么这样说?”

“这里应有尽有,要不是身处在宇宙,前途未卜,简直像是在度暑假。而且储备的物品,多少有种专为我量身定制的感觉。我之前莫名其妙就来到了这个逃生艇中,丢失了一段重要的记忆,现在又面临着需要独自生存数年的困境……这不是很古怪的事吗?

“所以我在想,说不定这只是个游戏……或者说,对啊,是某个新出的电视节目!内容就是观察一个不知情的人,让他以为在宇宙旅行,然后把他的一举一动播放给观众看。没错,真相就是这样的吧,JOJO?”

承太郎不作声。

花京院没有在意,继续说下去。

“节目组做了一点手脚,比如让我吃了某种能丧失短暂记忆的药物,在假的宇宙飞船外挂上星空的幕布,从而让我信以为真。观众呢,则是能看到一个陷入绝望处境、同时又拥有充足资源的闲人,是怎样的情绪和心情。这样的节目,一定会收视率爆棚吧?

“而你也是个重要的参与者吧,承太郎?说自己是飞船的AI,但声音听上去一点也不像机器人嘛。不管用哪只耳朵听,都像是一个帅哥才会有的音色和语调。是那种……个子很高,嗯,不太爱笑但非常英俊,黑发,眼睛最好是绿色的……哈哈我知道我贪心了点,但你听起来就是这个模样!

“这样想来,你肯定是个电视节目主持人吧?那种当红的冷峻派,出门吃碗面都会被粉丝围住要签名。监督一定也让我忘了你是谁,不然我不可能不会记得你这样特别的人……好啦,现在快给我揭晓谜底吧!我已经玩得很尽兴了,可以结束节目了。”

身后正中的那扇门开启了,扬声器里传来承太郎的声音,语气很平淡。

“要不要去舱外看看?”

门外是一个中间隔离舱,花京院一进去,内舱的门就立刻关上了。类似的隔离舱花京院在电影里见过,是作为外界和内部消毒和隔离的过渡舱室。他从壁板上取下挂着的宇航服,拿在手里打量着。

“我认为你最好还是穿上再出去。”承太郎的声音在这里同样清晰。

“好吧,既然这是娱乐节目最后有趣的一环……”

花京院穿好宇航服,朝天花板竖起大拇指,打了个手势。另一侧的门缓缓开启了。

没有舞台,没有摄影机和监督,没有观众。眼前的景色和舷窗之外别无二致,空茫的黑暗弥漫在天地,黄色和白色的星光闪闪烁烁。

花京院试着探出半个身子,身体忽然就飘了起来,肩膀撞到了门框。一定是承太郎收紧了宇航服腰间系的绳带,花京院才缓缓落回了原地。他抓紧了门旁边的把手,心脏扑扑跳得厉害。

这个地方寒冷至极,即使穿了宇航服,他还是能感觉到寒意。隔着头盔,他能听见一种声音,像呜咽,像叹息,飘荡在寂静的空间中。

这是货真价实的宇宙,再昂贵的幕布也做不出这样的效果。





5




时间是个相当麻烦的东西,有时很难打发,有时又太容易流失。手里的刀片裁着纸张,花京院想到了他的学生时代。

在上学的日子里,经常会遇到忙得没空喘气的时候。一早上课,下午放学后要去补习班,晚上随便吃点什么就去画室继续上课,回到家里还要做作业。往往在这种时候,花京院却总会萌生出一堆愿望来。想去看新上映的恐怖片,想去骑车郊游,想读那本埃及旅游的书,想吃喜欢的店家最近推出的河豚料理。可是时间像风一样从他身边溜走,那些念头只能是念头而已,在他忙碌的间隙在心头缠绕。而当暑假来临,各种事情都差不多处置妥当后,时间忽然变得粘稠起来。忽然有了大段的空闲,令他有些手足无措。他不想出门去看电影,更别提郊游,书看不进,难得才会吃点正经东西。他机械地打着某个通关过数次的无聊游戏,随便地消磨时间。而时间却变得像八十岁的老人,仿佛怎么都走不快。虽然他并不讨厌这种闲适的感觉,但内心却常隐隐希望着,最好有什么事情来终结这种空虚,让他振作起来。

现在的这种情况,就像是在漫长暑假中一样,花京院等待着不可知的未来,漫无目的地消耗着时间。幸好花京院有个聪明的头脑,他及时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为了不被虚空的岁月所吞噬,他认真地探寻着可以积极应对时间的事情。比如现在,他把储藏室里的一叠白纸搬到主舱里,一边研究,一边做起了纸模。

他翻出工具箱里的小刀,用锋利的刀刃裁开纸页,费劲心思把它们折来折去,反复实验。最后折成立体的形态,他接着开始边琢磨边涂上颜色。可是到最后的时候,他把上过色的零件统统扔到一边,重新做了一套无色的。

他完成了他的帆船纸模。纯白的帆船,只有两个手掌那么大,却精巧细致,栩栩如生。竖起的桅杆是纸卷成的柱子,细细的缆绳是手搓的纸绳。白色的帆扬着,水手纸片人在甲板上朝远方挥手。

“这是我脑子里的帆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花京院说,“但在我心里,就好像那是某个幸福的所在一样。”

“幸福的所在吗……”承太郎重复着,他不算是个健谈的AI,有时候甚至都不会做出反应。

操作台旁是从地面到天花板的落地窗,花京院把纸船放在了靠窗的地上。

“把灯关了吧,JOJO。”

舱室里面暗了下来,只有操作台上还有些闪烁的光亮。透过大面积的舷窗,黑暗把飞船重重包围,仿佛这里一下子变成一个小岛,孤零零地悬浮在茫茫宇宙中。

而纸船却让这景象变得有那么一点不一样了。风帆的影子仿佛在摇曳,船就像在星光组成的大海里穿行。

花京院放下收在墙壁里的床铺,趴在枕头上,紧紧地盯着那个影子,直到迷迷糊糊睡着。在梦里,他在无边无尽的大海中漂游。周遭空无一物,海水是晶莹的绿色,每一朵浪花都像一颗绿宝石。然后火烈鸟来了。成群的火烈鸟掠过海面和他身边,乘着风,朝前方飞去。在海的尽头,巨大的太阳悬挂在地平线上,金色的球面上有时钟的刻度,秒针一边走一边在熊熊燃烧。他跟随着鸟群一直向前,心里满是忧伤和喜悦,直到把身体融化在了那光芒里。






6




花京院从盥洗室里探出头来,下巴和嘴唇周围还满是剃须泡沫。尽管他知道承太郎无处不在,但还是习惯对着顶角的扬声器说话。仿佛承太郎不是用电脑语言写出来的程序,而是像他之前想象的那样,是个活生生的人。他就像是躲在扬声器小孔的后面,时时刻刻注视着他。

“JOJO,你放的这首曲子,我刚才就在想,肯定在哪里听过。结果,就在拿起剃须刀的时候,我忽然清清楚楚地记起来了。”

“Fly Me to the Moon,这是首很流行的曲子。”扬声器里的声音回答。

花京院摇头。“流行是流行,我是说这个版本啦。”他用毛巾擦掉泡沫,随手扔在水池里。

“这个版本可以说是很有特色吧?那是我大约中学的时候,有一年初秋,父母带我去东北部的一个温泉胜地度假,温泉乡旁的小城名字叫杜王町。那几天,城市里在搞爵士音乐节,街心公园和餐厅什么,到处都有音乐家在演奏。就在车站前的商场里,摆了一架钢琴。我在等父母买东西的时候,听着那个外国人弹完了这整首曲子。

“他的演奏带有即兴的成分,比如乐句的拖长,炫耀技巧时加入的几个花哨的音……这些都是现场才有的,我当时印象极其深刻,所以不会记错的。然而光凭这些细节,我未必能这么清楚地想起来。可是……”花京院意味深长地打量着屋顶。

“可是刚才在播放中,我分明听到了商场的广播。声音很轻,但却十分清晰地播报着,说顾客可以凭车票领取商场折扣券。所以你刚刚给我放的,完完全全就是那个时候的录音吧……”花京院的脸上写满了疑惑。

“你当年也在那里吗?可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承太郎没有回答,随后也继续保持沉默。虽然他仍会遵从花京院的指令调节灯光和打开控制面板之类的,但一整天却一言不发,也不再播放任何录音。这样的情况,在这两年多时间里还是第一次发生。花京院虽然有储藏室里找到的书打发时间,但那本书他高中时就读过,在这飞船上也已经是第七遍了,早已不觉得像之前那么有趣。他一天都是一肚子莫名和困惑,在吃过速热意面加吞拿鱼罐头的晚饭后,他在储藏室角落里意外地发现了一瓶酒。

这是瓶洋酒,伦敦产的杜松子酒。在家里的时候,他好几次见到父亲和朋友一起喝。趁父亲不在家的时候,他也偷偷去尝过几口。这酒有一种植物的特别香味,但度数不低。虽然喝的时候没有辛辣感,舌尖还会有回甘,但仍是那种一喝就晕晕乎乎的烈性酒。

他把酒倒进玻璃杯,望着储藏室的门,闷闷地大口咽下去。香味在口腔里冲撞,酒精在胸腔里烧灼,他想着早上的事,心烦意乱。

虽然他知道,自己能一个人孤零零坚持到现在,全是靠了这间储藏室,还有承太郎。但相处越久,他零零星星的疑惑也就越积越多,堵在了他的胸口。比如这间储藏室,仍然是个谜。里面的空间看上去有限,但隔几天却总能发现新的物品。然而有的东西却十分古怪。有一次,花京院拿起一本文学名著,想好好看一下。结果翻开封面后,里面却全部是空白的纸张。这本书,每个书店里几乎都有。花京院无数次见过它的书脊和封面,却一次都没看过。于是他翻了有同样情况的其他书籍,发现那些书无一例外,内页一律空着。

为什么这些书缺了内容?难道它们只是被用来充门面和装点书架的吗?那其他书为什么不是这样?比如他中学时的地理课本,打开来就好端端地印刷满了字和图,难道……难道说,只有他看过的书,才会有内容……

他抓着酒杯冲进储藏室,颤抖着手又一次抽出那本地理课本来。上一次,他只是随手一翻就塞回了架子上。这一回,他慢慢地打开了封面……

在扉页有点泛黄的纸张上,右下角有个墨水笔的字迹。那是不能更熟悉的字,自己的字。那里写着:

花京院典明





7



承太郎坏了好几天。

花京院已经忘了中间的经过。一方面有可能是自己喝醉了,把酒瓶挥到了墙上的面板,撞坏了那个星星图案。另一方面,从那天早上持续的沉默开始,承太郎的运作就已经出现了故障,只是花京院当时在气头上,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到了第二天,花京院从宿醉的头疼中醒来时,他才发现,承太郎没有了任何回应。

他修理了很久。本来以为把碎片补上就没事了,结果毫无用处。舱内的寂静像针一样刺着他的心,他抓来工具箱,发疯似的撬开了星星后面的配线盒。果然,里面的零件都松散了,有几根线不知何时烧断了。他不知道该怎么修复,只好冒险尝试了排列组合。也许用了两三天,也许是一周,花京院自己也说不清楚,终于,扬声器里发出了沙沙的声音。

“对不起。”

“花京院……”

“对不起,是我弄坏了你,JOJO。”

“能再看着你,就很好了。”承太郎平静地回答。

他们之后很久都没说话。



在这一天快要结束的时候,花京院关了所有的灯,坐在黑暗中。

“那些,全是我的记忆吧。”他终于开了口,“储藏室里的所有东西,都是我曾经拥有或见到过的,无一例外。”

“是的。”承太郎轻声回答他。

“这艘飞船是专门属于我的,把我的过去、我人生的……一切都装了进来,它究竟要带我去哪里呢?”

扬声器里只有细微的声音,像风在吹拂。

“那里好像什么都有,已经齐全了,但却看不到这次旅行,也找不到你,JOJO。我到底是在什么时候,把这些最重要的东西给弄丢了呢?”

花京院目光柔和,向上方看去。

“你不用回答,我也明白你不知该怎么回答。但我现在,真的想让飞船的速度慢下来,再慢下来一点点。”

“我也一样。”

“你说过自己就是这飞船本身吧,JOJO?”

“没错。”

“那我就在你的怀抱中了。”

飞船在空中转过了一个角度,有颗较近的恒星正在发出温暖的黄色光辉,照进了舱室的地上。那里躺着一本诗集,是花京院在下午找到的。

摊开的那页上,只有一行短短的诗句:

蝴蝶不用月份,

用瞬间计算生命,

所以有充裕的光阴。






8




第2193天。

行星表面的大地近在眼前。云层还很厚,看不清全貌,只是依稀能认出蓝色的部分,像是海。

忽然,引力增大了起来,飞船突入大气层,船身上被火焰包围。只是一会儿的事,花京院被弹出了船体,背后的降落伞一下子张开,朝绿色的大地落了下去。

一阵眼花缭乱后,他跌到了地面上。

他顾不得身上撞痛的地方,也不管宇航服的笨重。他抬起头,注视着船体在天空划出一道火光的弧线,坠向那遥远的大海。






9




波鲁那雷夫和乔斯达已经回到了门外,承太郎却停下了脚步。

“我再去一下就来,五分钟。”他对那两人说着,转身返回了那间屋子。

乔斯达看着表,秒针一格格跳着,像捉弄人的小丑一样,踏着不知疲倦的舞步。

承太郎迟到了一分钟才回来,从他的表情里,依然看不出任何内容。

“好了。”他简单地说道,拉了拉帽檐。



尼罗河畔吹来了冰凉的风,抚动火焰。火舌在轻柔地舔着,如同恋人的亲吻。






10




这里是哪里?

宇航服的氧气面罩从花京院脸上摘下,新世界的清新空气扑面而来。

朝阳刚刚升起,淡金色的手正在缓缓揭开沙丘沉睡的面纱。他看见了绵延的沙漠,沙漠后的绿洲就在不远处。从那边传来了集市的喧嚣,金字塔的轮廓就在集市的后面。

这里是……

花京院转身,朝着大海的方向望去。那里已经找不到飞船的踪迹。

尼罗河畔吹来了温暖的风。






(完)




备注:

1. 篇名来自于Coldplay的同名歌曲。

2. 诗句选自泰戈尔《流萤集》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0版翻译








一生在海上捕捉巨鲸的人,最终死在海上

Behelit:



*虽然这篇在微信推送过,但我补充了一下,这是一个对于JOJO爱好者来说可能更好的版本。 


 






“人类的赞歌是勇气的赞歌,人类的伟大是勇气的伟大!”




这是威尔·A·齐贝林在《JOJO的奇妙冒险》第一部中的名台词,也可以说是贯穿《JOJO的奇妙冒险》全系列的主题:“人类的赞歌”。


 


经过第一部和第二部,JOJO的故事在《JOJO的奇妙冒险》第三部中终于基本成熟。可以说,“真正的”JOJO的故事是从第三部开始的。而第三部中的主人公,空条承太郎,已经成为《JOJO的奇妙冒险》中极为经典的形象,甚至可以说是整个系列的看板。纵观他的一生,我们就能够理解JOJO几乎全部世代的历史。


 


第三部中,承太郎和他的祖父与朋友前往埃及,为了拯救母亲,踏上危险的旅途,去打倒远在埃及的迪奥,JOJO宿命中的敌人。


 


这个前往埃及的小队一共有五人一狗,在整个故事终于走进尾声时,只有三人幸存。这三个人中,一个人在第四部患了老年痴呆,一个人在第五部变成乌龟,最后一个人在第六部死去。


 


第四部中,承太郎成为海洋学者,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婚姻,有了一个女儿。他为了寻访乔瑟夫的私生子来到了日本的一个小镇“杜王町”,并且参与隐居在杜王町的杀人魔的战斗。


 


第六部中,和他关系一直很恶劣的女儿被陷害入狱。为了保护女儿,他在和反派的战斗中受重创,并在决战中死亡。第六部主角团的战损率比第三部还要惊人,几乎被全灭,只有一个儿童活了下来。


 


主角团极高的战损率是《JOJO的奇妙冒险》的一个重要特征。即使一个角色在这一部漫画中幸存,也很可能在下一部中死去。《JOJO的奇妙冒险》中有一个极为核心,并且反复出现的词语,就是“命运”。


 


命运的意思是:一生在海上捕捉巨鲸的人,最终一定会死在海上。在《JOJO的奇妙冒险》中,命运并非外物,并非是外来的侵略者,也不以不可逆转的伤害来塑造人。与其说命运是从外部来的,不如说那就是从JOJO本身的姿态里召唤出来的东西。毁灭JOJO的暴风雨,正是被JOJO 自身的高洁所召来的。毁灭是上升的通道,暴力和冷酷的命运能够把人从庸常的生活中强行拖出来,从孤独的悲痛中拖出去来,从不幸中拖出来,带到天上去。


 


美国作家奥康纳有一个说法,叫做“天惠时刻”(Moment of Grace),虽然她的小说人物在人格和处境上,和JOJO们有着极大不同,但这个说法仍然有部分适用。她认为,总会有一个时刻降临在她的小说人物身上,这一刻圣灵出现了,这些人得到了某些精神上的顿悟和上升,这样一个时刻被称为“天惠时刻”。“我发现,暴力具有一种奇异的功效,它能使我笔下的人物重新面对现实,并为他们接受天惠时刻的到来做好准备。”


 


让我们看看承太郎的一生吧:一个人在少年时代失去一半的朋友,但还是要度过余生,并且在余生里失去另外一半朋友,婚姻失败,有一个是不良少女的女儿,并且怨恨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就是这样的人生。但因为命运来到了,暴力和不幸发生在他身上,这一切都无法妨碍他成为伟大的替身使者。


 


然后我们再反过来想一遍:即使他是伟大的替身使者,一个人在少年时代失去来一半的朋友,但还是要度过余生,并且在余生里失去另外一半朋友,婚姻失败,有一个是不良少女的女儿,并且怨恨自己这个做父亲的。


 


即使是最伟大的替身使者,也在经历这样的人生。




《JOJO的奇妙冒险》的思想是非常古希腊式的,村上说过,古希腊悲剧的特征是:英雄的悲剧是以其高尚为杠杆撬动的。假如俄狄浦斯不勇敢,不聪明,那么杀父娶母的预言不会应验在他身上。并且这个悲剧的结局,是把人送到更高的不幸中。什么足够沉重到报答高尚者的美德?只有令他长途跋涉,失去朋友,承受孤独和衰老,所祈求的永不实现,所收获的中途遗失,给他永远不能战胜的敌人,不留下声名和遗体,这就是对美德的最高报偿。






 


在《JOJO的奇妙冒险》的种种同人幻想中,甚至在官方游戏天堂之眼中,通常会出现这样一种假设:假如JOJO知晓未来,能否再来一次,救回已经死去的同伴。


 


这种假设有什么意义呢?知晓未来对JOJO 们有什么意义呢?这群人几乎站在人类所能达到的精神的顶峰了啊!第三部中,承太郎和他的朋友花京院还是高中生(也许他们是全世界最厉害的高中生了)。在大部分同龄人还无法认清自己的真实面目,并为此苦恼时。他们已经具备极其健全的人格和高洁的品质了。他们过早地得到了一切,这种已完成的,完璧般的精神状态是一个成年人穷尽一生,到死都几乎无法达到的。


 


JOJO最了不起的一点,就是即使不知道前方有什么在埋伏着自己,也不去寻求神(因为神就在人的精神之中,JOJO宛如古希腊神话中半人半神的英雄),不寻求精神上的领导者,不寻求任何承诺(比如“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因为一切不会好起来,JOJO永远身处自己召来的暴风雨中),仍然充满信心和勇气。第六部的反派,普奇神父认为人需要通过知晓未来才能达到幸福(这就是他所说的,“觉悟者恒幸福”),但这一套理论对于JOJO们来说,是软弱可笑的。因为JOJO不需要知晓未来,就已经能够得到这种幸福了。就算知道了未来会有不幸的事情发生,JOJO们仍然会毫不犹豫地扑进暴风雨中:正因为他们是JOJO啊。


 


知晓未来对JOJO来说毫无意义,避免悲剧对于JOJO来说也并无意义——他们总是正面撞进悲剧性的命运中,毫不闪躲,因为悲剧就是命运的一部分,是对他们的最高嘉奖。就如同前文所说的,“一生在海上捕捉巨鲸的人,最终一定会死在海上。”只要JOJO还是JOJO,他所召唤来的暴风雨就不会停止,直到他死去的一刻。承太郎假如不在埃及死去,就可能在杜王町死去。不在杜王町死去,就在其他的地方死去。他的朋友,被迪奥杀死的花京院,即使活了下来,也会在其他的战斗中阵亡。一个关键的事件可以被消除,但推动它的人的意志是无法被消除的,这一事件也必定以另外一个形式在之后发生。


 


我并不觉得荒木老师会喜爱这种重来一遍拯救所有人的故事,他大概是怀着喜悦之情画死他的角色的。或者换一个说法,怀着喜悦之情,送他到天上去。








因为常年在外奔波,承太郎和女儿的关系并不好。同人幻想里也存在这样的假设:如果在徐伦的成长过程中,承太郎没有缺席,扮演好了父亲的角色,也许一切又会不一样……这种假设仍然是无意义的。徐伦在被陷害入狱前并不是替身使者。因此承太郎和女儿之间存在一个天然的对立。这种对立正是替身使者和普通人之间的对立,这种对立在第三部中也出现过:花京院在遇到承太郎一行人之前,几乎没有朋友。他说,“我一生中一定不会遇到一个真正的朋友了。因为没有一个人能够看见法皇之绿……看不到的人,不可能和我真正心灵相通的。”


 


承太郎如果要投身到战斗中去,作为父亲,他不会把女儿卷进来。但他也无法向还未成为替身使者的女儿说明自己为何疏远她,因为徐伦看不到替身,她是无法理解父亲在和怎样险恶的东西战斗的。


 


一只手去战斗,去触摸孤高的人类的命运,另一只手却想去触摸普通人的幸福,普通人的天伦之乐,那是不可能的。


 


JOJO的人际关系并非基于亲情,基于朋友之间的人际网络,它只基于一点,就是了不起的人的引力。替身使者的法则中有一条:“替身使者之间相互吸引。”意思是替身使者很可能遇到替身使者。在第六部中,有更深的一句话:“引力就是爱。”JOJO和他重要的朋友们认识,可能因为这个人是我的同学,是我的亲属,或者是我朋友的朋友,这只是最开始的契机。真正把这些人联系在一起的,可以说是灵性的爱。


 


承太郎和徐伦的父女亲情是在激流的命运中产生的,而非在正常的温馨的家庭生活中产生。只要徐伦是JOJO,继承了前代JOJO们的黄金精神,无论她和父亲之前的关系多么恶劣,只要她站出来,和她父亲曾经与之战斗过的邪恶战斗,她就能一下子理解她的父亲。正因为她是承太郎精神上的女儿,到最后,她一定会原谅并且理解她的父亲的,这也是命运。


 






第六部中,承太郎为了拯救女儿而死去了。但旋即,他所救下的女儿也死去了。承太郎在挽救女儿时意识到这种绝望了吗:即使我此刻救下这个人,以我自己死亡的代价,也很可能不过是把他的死推迟了几分钟而已。我觉得他意识到了,这一点阿布德尔也意识到了,花京院也意识到了……


 


这简直就像奇迹一样。主角的胜利并非一次促成,而是经历过一系列惊险的传递,链条终于全部连接起来,因果才最终在JOJO身上显现,带来最后的胜利。在针对神父的战斗中,多明尼克死前留下了光盘,承太郎为救徐伦而死,徐伦死前救出了安波里欧,正是安波里欧在最后时刻用多明尼克留下的光盘阻止了神父。只要有一环断裂了,神父就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这种传递没有经过任何商量,完全是生死存亡时刻,每个人按照自己的心意忠诚地行动了。在压倒性的暴力和恶面前,每个人都拥有足够的信心,这种信心的产物就是勇气。每个人足够勇敢,聪明,毫不动摇,做出自己认为最正确的决定,并且能够为这个决定付出任何代价,无论何等惨重。即使如此,他也明白这个牺牲可能是徒劳的,但他仍然相信胜利。当每个人都奋不顾身,并且有着如此坚定的信心时,胜利如同奇迹一样在他们之中显现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胜利的实现对当事人提出了苛刻的要求:链条上的每一个人必须都同样高尚,勇敢,坚定,有信心,不仅要在价值和道德上一起达到很高的水平,还要在高度一致的信念的指导下行动,宛如一个高贵灵魂的无数个分身。这其中只要有一个人,无论他如何勇敢,只要有一秒的软弱,一秒的怀疑,这个链条就即刻断裂了。


 


这种苛刻的要求并非只针对JOJO和他了不起的朋友们,这是对所有的人的要求。因为想要达到胜利,一些关键的链条不在JOJO和他的朋友们手中,而在普通甚至有瑕疵的人手中,比如第四部的早人,他只是普通甚至有点变态的小孩子,但是当黑暗来临的时候,他站出来了,没有这个人,第四部不可能在决战中没有死人而获得胜利。


 


这太可怕了。JOJO的胜利可以说是人类的胜利。荒木老师设计的这个链条体现了对人不可思议的信心。








并非所有的JOJO都在面对这样冷酷的命运,唯一的例外也许是第四部的主角,东方仗助,一个男高中生(和第三部的承太郎一样是学生身份)。他和他的朋友们在小镇上快乐地生活着。这一部意外地和平,讲述的几乎都是杜王町的日常生活。在与反派的战斗中,几乎没有一个主要角色死亡。荒木老师在画第四部的时候怀着一种前所未见的温柔,仿佛在说:如果想做男高中生的话,就这样吧!如果想做成为孤高的英雄,必须要经历许许多多的痛苦。不想经历成为英雄的痛苦的考验,不想失去喜欢的朋友,不想长途跋涉,不想明白孤独的滋味,只想和大家一起幸福地,一成不变地生活…….那么不成为英雄也是可以的呀。


 






荒木老师认为人的成长是喜剧,“《JOJO的奇妙冒险》讲述的是一部获得智慧,让自己的心灵得到成长,最后变强的故事。”但他不提供如何成为JOJO那样了不起的人的参考。他对人有一种极度的自信。(第四部中出现了一个外星人,采访者问他为什么不把外星人画成其他的形状,而是画得与人别无二致,他的回答大意是:宇宙之中还会有比人更高的存在形式吗?)正因为这种自信,他只把他的角色扔进麻烦和暴力中,就觉得人能因此看清真实的自己,被唤醒黄金的精神。荒木老师心中的“人”是极其理想化的,因此这种试炼从未失败过。但在真实的生活中,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能够跳过这个龙门。说白了,仍然只有极少数的人能够成为了不起的人,这仍然是一个被选中者的故事。暴力和不幸的作用仍然是有限的,不能把所有人从庸常中拯救出来。


 


然而,JOJO们的存在,就如同《卡拉马佐夫兄弟》中,伊万与阿辽沙告别时说:“我知道你在这里某个地方,这对我已经足够了。”



白啧啧:

#侵删
#不包括性转
粗略整理一下b站关于Reaper的MMD:
reaper单人: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220953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214050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011919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913411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831998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742920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717347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666743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131120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922694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932270
mccreaper无差: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078942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831783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660964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653972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254535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945175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931965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932078
R76无差: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207888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196863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166917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161379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969877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964076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149054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932221
185组: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970267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817025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268773
医闹组: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247730
多p合集(含reaper单人、源氏单人、R76、185组、电子组、mccreaper):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055949
全员向(角色不全):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110872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206092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728905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166920
瑞破叔叔就是世界的财富qwq睡不到他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自习课摸的鱼……
元芳!巨!可!爱!
耳朵好想揉揉揉x

【真爱粉安利】达米安·韦恩(罗宾)漫画科普大全

0yongyong0:

立马分享~!


TEAL:



之前有太太问起来过,我自己也一直想总一下全部原著的大米安利,于是我又来表达爱意啦!


需要的姑娘们请自取然后继续科普吧。大概分类是这样的:核心刊(必看)非核心刊(选看),时间都是按reboot前与N52划分。




达米安·韦恩(罗宾)漫画科普大全


*豆知识:事实上所有的DC漫画都是Graphic Novel(视觉文学)




达米安核心期刊:


Reboot前系列(推荐按顺序阅读)


“Batman and Son”
- Batman 655-658, 665


“Batman Reborn”
- Batman and Robin 1-6


“Batman vs. Robin”
- Batman and Robin 7-12


“Batman and Robin Must Die!”
- Batman and Robin 13-16 & Batman: The Return #1


“The Resurrection of Ra’s Al Ghul”
- Batman Annual 26, Robin Annual 7, Batman 670-671, Robin 168-169, Nightwing 138-139, Detective Comics 838-839


“Batman & Robin: Dark Knight Vs. White Knight”
- Batman and Robin 17-25


“Earthly Delights Scenes from a Work in Progress”
- Batman and Robin 26


“Batgirl Rising”


- Batgirl v.3 5-7


“Frogs, Snails & Puppy-Dog Tails…”
- Batgirl v.3 17


“Hush Money”
- Batman: Streets of Gotham 1-4


“Leviathan”


- Batman: Streets of Gotham 5-11


“The Carpenter's Tale, Part 1 of 2”


- Batman: Streets of Gotham 12


“The Hit List, Part II - The Devil you know”


- Red Robin 14


“Team Building”


- Teen Titans 88-92


  "The Legend of the Batman"


- Batman #666 (成年蝙蝠米,虐死一代厨)


N52系列(又称DCnU系列)


“Born to Kill”
- Batman and Robin v.2 1-6


 "Pearl"
- Batman and Robin v.2 7-14


 "Death of the family"


- Batman and Robin v.2 15-17


  "Leviathan Strikes!"


- Batman Inc. #1,2 (大米在回忆杀里), 3, 0, 4 - 8


 "Requiem for Damian"


- Batman and Robin v.2 18-23


 "The Big Burn"


- Batman and Robin v.2 24 - 28, Batman and Robin Annual #2


 "The Hunt for Robin"


- Batman and Robin v.2 29 - 34, Robin Rises: Omega #1


 "Robin Rises"


- Batman and Robin v.2 #35-40, Robin Rises: Alpha #1, Batman and Robin Annual #3, Batman and Robin: Futures End #1, Secret Origins #4


 "Year of Blood"


- Robin: Son of Batman #1 - 6, Convergence: World's Finest Comics #2


 "系列名未定"


- Robin: Son of Batman #7 - 13 (连载中,现出版至#10)


 "Robin War"


- Robin War #1-2, Grayson #15, Detective Comics #47, We are Robin #7, Robin: Son of Batman #7, Gotham Academy #13, Red Hood/Arsenal #7, Teen Titans #5


 "Damian: Son of Batman"


- Damian: Son of Batman #1-4 




达米安非核心期刊


Preboot前系列


- Batman: Li'l Gotham #1-3, 6-7, 9-12 (讲真小小哥谭简直一片圣域,请务必阅读)


- Batman 687, 688, 693-697 (龙套), 700(非常有爱请阅读), 703, 704 (龙套), 706 (龙套), 711 (大龙套), 713


- Batman 80-Page Giant (2010) “Gotham Freezes Over!” (第一个故事“Fire and Ice”)


- Batman: Annual #27/Batman Detective Comics Annual #11


- Batman: Legends of the Dark Knight #48 (大米和瑟莉娜的猫我有义务放图)




- Batman: Battle for the Cowl #1-3


- Batman: Blackest Night 1-3


- Batman: Gates of Gotham #1-5(这个真的可以不用看除非你是米黑需要消遣,Synder出品品质保证)


- Batman: The Return


- Batman Incorporated #6 (龙套)


- Booster Gold Vol.2 #25 (龙套)


- Bruce Wayne: The Road Home: Batman and Robin


- DCU Halloween Special 2009 (“Cavity Search”), 2010 (“Robin the Vampire Slayer”)


- Justice League of America Vol. 2 #41


- Red Robin 1 (龙套), 11-12 (大龙套), 13-14, 15 (龙套), 20 (大龙套)


- Supergirl #61-64


- Superman/Batman #75(成年蝙蝠米最后2P), 77 (大米捆绑play就是这里,米厨们的小棉袄)


- Teen Titans #88-92, 99 (最后1P)-100 (龙套)


- World's Finest Vol. #4


- Justice League: Generation Lost #14


- Tiny Titans #33, 39, 45, 47 (深井冰小系列)




N52系列(又称DCnU系列)


- Batman Annual #1


- Batman #1(龙套), 5(龙套), 13, 15, 17, 18, 19, 20(Synder预警,镇魂歌联动系列的18-20厨们可以吃,爱很少注意)


- Batman: The Dark Knight #2, 10, 14-15


- Batwing #6(最后一页) - 8


- Detective Comics #14,#18(伪镇魂歌联动,提及)


- Hawk and Dove #6


- Nightwing #11, 17-18(镇魂歌联动)


- Red Hood and the Outlaws #17


- World's Finest # 6-7


- Batman Inc #9 - 10 (镇魂歌联动)


- Justice League #19 (镇魂歌联动)


- Teen Titans #18 (镇魂歌联动) 


- World's Finest #10 (镇魂歌联动)


- Greyson #12 (大米翻着跟头扑到迪克怀里)


- Batman and Robin Eternal #19(最后一页壮汉版注意),#21 - 26(后5刊都龙套得神一般还被扒了罗宾title)讲真不得不说一句,这个系列是我看过的B&R系列里最没诚意的一部没有之一,不是为了midnighter我不会看,也在我的黑名单上删除线是给我自己的。


事实上E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没被丢到下面的系列去,估计是因为名字,喜欢看到其他小鸟们互动,Cass和Harper中心的故事,请读这个系列。




只出现不说话系列(。


献给如同我一般爱得神魂颠倒只要大米有一角都会去看的你们。


- Batgirl #15 (他就是一张照片), 24


- Batman #686 


- Batman: Streets of Gotham #5, 15(又是照片米), 17


- Black Canary Vol. 3 #2


- Brightest Day #23


- Bruce Wayne: The Road Home: Batgirl


- Countdown to Final Crisis #48(龙套) 


- Detective Comics 840


- Justice League of America Vol. 2 #55, 59


- Outsiders Vol. 4 #21


- Red Robin #26


- Secret Six Vol. 3 #36


- Superboy Vol. 5 #5




神奇设定并龙套系列:


- Batman: Son of the Demon (平行世界,大米刚出生就被送到孤儿院后来被领养,姓名不详)


- Kingdom Come #2 (Ibn al Xu'ffasch球22版成年米,迎娶夜星喜当爹)


- Injustice: Gods Among Us #10(龙套),11(大龙套),14-16,Y5 #14-15 (大米疑似准备洗白)




大概先整理这么多,肯定有疏漏,发现欢迎留言补充。以及我想在这里重申一下(哪怕我已经说了很多遍),很多人米黑的一大理由之一是不义里大米误杀迪克,但事实上不义无论在reboot前还是DCnU里都没有刊号,并不属于正史,娱乐效果被捧,但请不要被人误导混淆视听,以不义米为衡量正史达米安·韦恩的标准。




同人文網址匯集

猿猴麵包樹千秋:

天啟上映後好像多了不少小伙伴躍入大EC深坑,也會問起本子試閱去哪裡看,隨緣有如春天後母心不是天天能上,lofter這裡找老文章也不太方便,就發一篇動態把自己的文章網址匯集一下,方便大家自由觀賞。




[XMFC] Ashes of Dreams (原著向)


[XMFC] Lord I Hope this Day is Good (原著向)


[XMFC] I May Hate Myself in the Morning (原著向)


[XMFC] You've Got a Call-上 (原著向)


[XMFC] You've Got a Call-下


[XMFC] Heaven from Here (攝影師! Erik/小說家! Charles)


[XMFC] Heaven from Here-番外


[XMFC] Kick Off  (Coach! Erik/Midfielder! Charles)


[XMFC] So Long (老年組原著向)


[XMFC] Right Kind of Wrong-上 (顧問! Erik/教父! Charles)


[XMFC] Right Kind of Wrong-下


[XMFC] Fifty Shades of Erik (警官! Erik/情趣用品店店員! Charles)


[XMFC] The Rain Must Fall-上 (國土安全AU/ 被俘軍官! Erik/ 中情局分析師! Charles)


[XMFC] The Rain Must Fall-中


[XMFC] The Rain Must Fall-下


[XMFC] Anonymous Paradise (畫家! Erik/貴族子弟! Charles)


[XMFC] Don't Think with Your Penis (政治家! Erik/環保人士! Charles)


[XMFC] Ditto-我心亦然 (將軍! Erik/君王! Charles)


[XMFC] You are What You Write-上 (瑪莉蘇文作者檢察官! Erik/同人圈真大手律師! Charles)


[XMFC] You are What You Write-中


[XMFC] You are What You Write-下


[XMFC] You are What You Write-番外兩則


[XMFC] 蛋蛋的哀傷 (高中校園/大學甜心AU)


[XMEN] 靈犬漢克和牠居住的烏托邦社區-上 (社區傻情侶AU)


[XMEN] 靈犬漢克和牠居住的烏托邦社區-中


[XMEN] 靈犬漢克和牠居住的烏托邦社區-下


[XMEN] 靈犬漢克和牠居住的烏托邦社區-番外


[XMFC] Seeking a Friend for the End of the World (世界末日AU)


[XMFC] Gone in the Morning (AU)


[DoFP] Come Back to Me (老年組原著向)


[XMEN] 非典型ABO-1 (Alpha! Erik/Beta! Charles)


[XMEN] 非典型ABO-2


[XMEN] 非典型ABO-3


[XMEN] 非典型ABO-4


[XMEN] 非典型ABO-5


[XMEN] 非典型ABO-6


[XMEN] 非典型ABO-番外


[XMEN] Soul Before Soulmate-1 (伴靈AU)


[XMEN] Soul Before Soulmate-2


[XMEN] Soul Before Soulmate-3


[XMEN] Eres tú 1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AU)


[XMEN] Eres tú 2




***


除去EC以外還寫了點其他題材的文章,也一併記錄在這邊。


[POI] You are Being Watched-守望者 (原著向)


[Kingsman]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1 (原著向/HM無差)


[Kingsman]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2


[Kingsman]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3


[Kingsman]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4


[Kingsman]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5


[Kingsman]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6


[Kingsman]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7


[Kingsman]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8


[Kingsman]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9


[Kingsman]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10


[Kingsman]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11


[Kingsman]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12


[Kingsman]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番外




閱讀愉快:)

官方!!!棒!!!!奉孝外传掐头去尾全是糖!!!!各种糖!!!【个球咯←_←【舔舔大夫x奉孝会玩xx

【专题】在小说写作中,人物间对话写作的技巧与手法

柳柳南:

淮左:



糟糕我通通中枪_(:_」∠)_多学习多学习




守希光亮:







Sense of existential:















酉阳居:































 马下来学习!
































碇唯里の小世界:































































第一篇:
































作者/fading
其中一小部分是我自己的经验,大部分我自认应该是小说领域的普遍标准。


1,有些人习惯加一些专属的小动作和口头禅,这个不是不可以,在一定情况下也会有效,比如有的作家会用一定的读音错误或是用词错误来表示表示说话者受教育程度不高的事实。但这种做法并不绝对,更多的作家则会认为这样写对话会有损小说的优雅。另外经常用这种方法也会让读者厌烦。


2,”通向地狱的路是由副词构成的”,像: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不耐烦地说:“能不能先给我一包烟?”——这样的写法绝对应该避免。如果你要表现一个人不耐烦,你不应该写他“不耐烦地说”,而是让他说的话让读者自动看出不耐烦。
举个例子:他生气地说:“你是一个懦夫!”——这不是一个好的对话。
改成这样:他说:“你这个懦夫!”——和上一句比明显好多了。
如果我在编辑一篇小说的时候,像: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不耐烦地说:“能不能先给我一包烟?”这样的句子我就会修改成: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说:“先给我烟再说。”


3,当我们写对话的时候,我们不是真的在写一个人如何说话。卡佛在谈到海明威的时候说,大家都说海明威对话写得好,但是人们实际上并不像他的人物那样说话。这是什么意思呢?在日常语言中,我们说话其实是断断续续的,其中会夹杂大量无意义的信息,口头禅,而重要的信息有时候我们反而没有说出来,有时候我们则是靠我们的语调来表达情感。这些情况都是于我们的书面写作全然不同的。因此,我们不可能在书面写作中全然模仿日常语言,就好像你用录音笔录下两个人日常的聊天,哪怕聊天再有意思,如果你一字不差地转化为文字的话,这样的对话是不忍卒读的。所以我们在写作的时候要再进行处理,具体的过程很难说清楚,这里就不展开了。总而言之宗旨是:当你写作对话的时候,你写的不是一个人说了什么话,而是他的话所表达的意思。


4,一个人说的话,不等于他所表达的意思。第4条好像和第3条矛盾,其实它的意思是,写作者要注意说话者的潜台词。潜台词充斥了我们的生活,比如一个男人对女人说:“你的头发好香”,他可能不仅仅是在夸她的洗发水而已。既然如此,作者就应该同样在小说中重视潜台词的运用,之前的例子是比较浅显的,在具体写作中根据语境的不同,运用潜台词可以制造出许多精彩的效果。如果一个小说所有的人都直白地怎么想就怎么说,那这个小说不但对话没有趣味,而且也缺乏真实感。


5,冰山理论。海明威这样说过:“如果一位散文家对于他想写的东西心里很有数,那么他可能省略他所知道的东西,读者呢,只要作家写得真实,会强烈的感觉到他所省略的地方,好像作者写出来似的。”而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永别了,武器》的结尾:
医生顺着过道走掉,我回到病房门口。
“你现在不可以进来。”一个护士说。
“不,我可以的。”我说。
“目前你还不可以进来。”
“你出去。”我说,“那位也出去。”
在此之前,作者没有告诉读者房间里有几位护士,这段文字也没交代,可是读者就马上知道了这间停着“我”情人(凯瑟琳)尸体的房子里有两位护士。


以上是匆匆想到的关于对话的几个方面,抛砖引玉,未及之处日后再行补上。
































第二篇:
































作者/寒木钓萌
斯蒂芬·金的名言“通往地狱的路是副词铺就的”,这句话我先是在一篇网文中看到。
我当时极其的不明白,为什么是副词?凭什么是副词?后来看了斯蒂芬·金《写作这回事》,我感觉斯蒂芬·金他自己也没有说完全说清楚,这是为什么。
直到后来,学习了解了海明威的“冰山理论”后,我想,我应该明白了。
海明威的对话描写极其强悍,尤其是《老人与海》中的对话非常有力量,如下:
“圣地亚哥,"他们俩从小船停泊的地方爬上岸时,孩子对他说。"我又能陪你出海了。我家挣到了一点儿钱。” 
   老人教会了这孩子捕鱼,孩子爱他。 
  “不,”老人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不过你该记得,你有一回八十七天钓不到一条鱼,跟着有三个礼拜,我们每天都逮住了大鱼。” 
  “我记得,”老人说。“我知道你不是因为没把握才离开我的。” 
  “是爸爸叫我走的。我是孩子,不能不听从他。” 
  “我明白,”老人说。“这是理该如此的。” 
  “他没多大的信心。” 
  “是啊,”老人说。“可是我们有。可不是吗?” 
  “对,"孩子说。"我请你到露台饭店去喝杯啤酒,然后一起把打鱼的家什带回去。” 
  “那敢情好,”老人说。“都是打鱼人嘛。”


你看,海明威在写对话的时候,很少在“他说”“我说”之前加上一些修饰语。假如加了修饰语,可能就会像这样:
“不,”老人坚定地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为什么海明威没有加修饰语?因为,任何一篇小说,都有三个要素:作者,小说的人物,读者。
“小说中的人物”如果与“读者”的距离越短,就越有展示力,就越真实。
可是,就像上句对话中的【坚定地】这个词,很明显,他是作者的主观描述,得,这下问题来了,读者是根据作者的主观来了解人物,而不是人物的对话,这中间多了一个中介(作者)。
而中介越多,读者到人物的距离就会越长。
另外,我自己的另一个理解是,如果在“我说”“他说”之前加上很多修饰语,其实是一种偷懒的做法,这很不好。为什么?我们举例来说一说。
如果作者要表现一个角色的愤怒,比如,他可以这样【他愤怒地说:“你给我滚开!”】
你看,你直接在“他说”里面加上了“愤怒”这个修饰语,那么你会认为,你已经充分表达了人物的愤怒,从而,你不会再搜肠刮肚地找一些更适合人物的对话。总而言之就是这样,要想办法用对话表现人物,而不是偷懒地加上一些修饰语来表现人物。
还有一个,这才是最重要的。同样一句话,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理解,如果作者强制加上一些修饰语,就把这种蕴含在背后的美妙感觉锁死了,这会造成挂一漏万。比如这句话:
“不,”老人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假如你改成:
“不,”老人坚定地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这好吗?这是相当的不好。原因如下:
一、难道老人说那句话时,内心只是“坚定”?可能海明威还会认为,老人内心应该还夹着一种期盼,期盼孩子跟他一起捕鱼,同时还夹着一层对孩子的关心。那么,你说海明威现在应该怎么做?难道他应该这样写对话:
“不,”老人坚定地、期盼地、关心地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二、假设,这是可能的,这是读者喜欢的,那么,你能说海明威的描述已经完美了吗?也没有,小说写出来后,有时候作者甚至都难以百分之百地把人物的内心猜透。人物说那句话时,可能还有别的心里,但作者不知道,这就会导致挂一漏万。
三、现在再假设,任何时候,作者都能百分之百地猜透人物的内心,并在“他说”里面加上5个副词来描述。
这样就完美了吗?显然,这也不完美,一千个读者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作者怎么可能完全猜得透读者读到这句话时,会怎样琢磨人物?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结论是,无论你用多少个词来描述“他说”,都是不完备的。既然不完备,何苦做无用功,而且还让读者看上去就像王大妈的裹脚。
因此,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一个副词也不加。哪怕加上一个,都是不好的。因为这会限制读者的想象。比如
“不,”老人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假如你加了一个“坚定地”来描述老人说,那么就等于是宣告了老人此刻的内心只有“坚定”。但其实,人物的内心是复杂的,读者看到这句对话时,内心也是复杂的,可是因为你的臭水平,擅自加上“坚定”,一切便都没有了,只剩下了“坚定”这个感觉。这不就是捡个芝麻丢个西瓜吗?很愚蠢,不是吗?
一篇小说,如果读者没有想象的空间,那就不是一篇好小说。
最后,小说的本质是一种展示,而不是一堆形容词的描述。你要说人物此刻很恐惧,那你不能只是找几个关于“恐惧”的形容词来告诉读者,人物此刻很恐惧。而是要用人物的行动和对话向读者展示出来,让读者就像看电影一样。
最后,关于冰山理论,要求作者只写出八分之一,留八分之七给读者去想象。想象是美好的,每个读者都会有自己专有的想象,好小说就是要让人回味无穷,假如作者把八分之八全写了出来,这其实是一种不自信的做法,而且很没有技术含量。
这就是我对“通往地狱的路是副词铺就的”这句话的理解。
这句话要想发挥效力,对话必须是短小精悍,极富信息,如果对话就像王大妈的裹脚,又臭又长,那,再谈什么副词,就没有意义了。
































































本博客订阅地址:http://onlyyui.lofter.com/SubscribeMail

 






























唯吧官方QQ群:254523789

 






























贴吧地址:http://tieba.baidu.com/f?kw=%ED%D6%CE%A8

 
























































































GANGSTA匪徒语c!

欢迎加入绝对不魔性的便利屋x,群号码:437296762
群号群号↑
人怎么那么少啊哭唧唧x
快来快来快来玩啊!!
道格小天使超级萌啊啊啊啊啊!!
入群看公告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