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_

三分钟热度的杂食生物
正啃JOJO
混圈大写的杂
画风娘的渣
cp无冷不欢……

【OP同人·KL,KP,DH,ZS】长生(一)

设定超棒wwww

烟雨敬亭:

其实这是大半年前已经完结的一篇长文,正文+番外大约有12万字左右,因为懒所以一直都没有发上来……也是该治治懒病的时候了。




原著:海贼王(OP)


CP:主基罗,辅拉企,德霍,微索香


#吸血鬼首领X驱魔人牧师设定#




“我爱你们,正如父爱我一样。你们若遵守我的命令,就常在我的爱里。正如我遵守了我父的命令,常在他的爱里。这些事我已经对你们说了,是要叫我的喜乐,存在你们心里,并叫你们的喜乐可以满足。你们要彼此相爱,像我爱你们一样,这就是我的命令。阿门。”


年轻的黑发牧师合上圣经,微笑着说:“你们已在主的面前结为合法夫妇。现在,新郎可以掀开头纱亲吻新娘了。”


随着新人在圣坛前甜蜜拥吻,小教堂里爆发出一阵阵欢呼和掌声。仪式结束后亲友们簇拥着新郎新娘走出雕花大门,早已等候在外面的村民向他们撒出一把把洁白的米粒。各种颜色的玫瑰铺满了教堂前的草坪,葡萄酒和苹果酒一桶接一桶被打开,未婚年轻人围成一圈跳起舞来,年长者则端着酒杯三三两两讨论今年的收成。


 


特拉法尔加·罗站在教堂门前台阶上看着欢庆的人群,银灰色眼睛里满是安静的笑意。村庄议会长老向他走过来,递给他一杯酒。


“犬子的婚礼多承照顾,牧师先生。”


“您言重了,这是我的荣幸。”年轻的黑发牧师接过酒杯,向长老轻轻举了举,“不过看您的脸色,仿佛与今天这样快乐的日子很不合拍。”


长老重重叹了口气:“可以借一步说话吗,牧师先生?”


 


罗理了理白色祭披,与长老一同走到离人群稍远的地方。


“我就跟你说实话吧,牧师先生。”长老深深皱起眉头,让那张苍老的脸上更加沟壑纵横,“你这里离村庄太远,很多事情大概还不知道。最近村庄里的传言很不好,说是山里出现了怪物。”


“……怪物?”


“是的,怪物。原本我也认为这不过是无知村民的传言,毕竟我活了这么大年纪,也还没见过那种所谓的怪物。但是这段日子进山的猎人不断带回一些奇怪的动物尸体,它们身上几乎找不到伤口,但血却都差不多被放干了。”


听见最后一句话,牧师眉心微动,握住酒杯的指节略略泛白。


 


“唉,牧师先生,我们这些村民虽然只是粗俗的乡下人,但都是善良朴实的好人。自从这个消息传开以后,大家都变得神经兮兮起来,谣言也越来越离谱。有人说在夜晚的小巷看到黑色影子从地上飞过,有人说家里的狗会冲着无人的角落狂吠。胆子小的人一到日落就不敢再出门,甚至有恶毒的传言说这个村庄受到了诅咒……我也组织过几批年轻人去山里查探,结果一无所获。”


“有村民受到攻击吗?”


“没有,村民和牲畜目前都还算安全,时常进山的猎人和巡逻的人也没有被攻击过。但是奇怪的动物尸体还在一直出现,我这个不称职的长老也无法消除大家内心的恐惧。议会也商量过雇佣赏金猎人或者驱魔人,但是这需要高昂的花费,今年村庄的收成的确不是很好,所以……”


“如果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请尽管说。”罗的语气平静无波。对方要请求什么,他心里早已有数。


“那真是太好了,牧师先生……我们听说,你任神职之前是有名的驱魔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能否请你……”


罗饮干了杯中的葡萄酒,他的白色祭披在风中轻轻摆动。


“有名不敢当,不过我以前的确做过驱魔人。如果您放心的话,这件事就请交给我吧。”


两年了。刻意的避世,结果终究是躲不过。或许,这就是神为我安排的道路。


 


风从彩色玻璃窗的缝隙间流过,圣坛前烛火摇曳,将牧师的影子映得不停晃动。罗跪在十字架下面,仰头看着那张永远垂慈的圣容。


照圣经所说,基督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但他三天后又从坟墓中复活。


父啊!如果我为了您所遗弃的人的罪而死,您是否还会眷顾我的灵魂?


 


罗起身回到自己房间,轻轻挪动床头的木刻圣母像,打开通往地下室的暗门。


他一级级走下楼梯,直到完全没入黑暗。不久便有火捻的光在黑暗深处亮起,照出竖在地上的柚木十字架,以及一具落满灰尘的雕花箱子。


罗在胸口划了个十字,然后蹲下身,仔细拂去箱子上的灰尘。生锈的锁簧转动着,声音刺耳。罗打开箱子,从里面取出一套黑色法袍。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件衣服上仿佛还残留着一点似有若无的蔷薇花香,勾起他那些不远不近的回忆。他无意识地用手指抚平上面的折痕,心思已然飘远。


不留下伤口。血几乎被吸干了。不要人类和圈养的牲畜,只选择真正的野生动物。


……是他吗?


罗脱下白色祭披,抖开法袍穿在身上,又从箱底拿起镶着银线的紫色圣带。


不管怎样,该来的总归会来。如果没有方向,那就遵从命运的指引吧。


他披上圣带,拧开柚木十字架顶端,从中空处抽出了那把刀刃镀银的黑鞘长剑。


 


十二月的夜晚干燥而寒冷,满月投下清冽的光,只让这寒冷变得更加坚硬。罗借着月光在树林间行走,留意着任何一点蛛丝马迹——动物的毛皮,干涸的血迹,被碾平的枯草,还有那把长剑的微弱共鸣。


它镀银的刀刃尝过那个人的血。如果他在附近,长剑会将每一丝感知都传达给它的主人。


罗的心情就如他此刻的方向感一样混乱。他没来由地希望是那个人,又害怕真的会是他。


他在山腰处发现了一具鹿的尸体。就如长老所说,找不到伤口,血被放干了。罗仔细察看尸体,推断出它应该死了不过几小时。


这是一只年轻的雄鹿,线条流畅的肌肉和艺术品一般的双角,都让人幻想着它曾经是怎样一头美丽的生物。


 


罗不禁想起那个人曾对他说过的话。


“大部分人类久羁于贪婪、愚蠢而世俗的生活,天赐的灵性早已不复存在,他们豢养的牲畜也是如此,这样的血液只会让长生种变得虚弱迟滞。野生动物则截然相反,它们汲取晨昏风露,身体里流淌着自然的精华,它们的血液才能让我们重归天人之道,保持活力和永久的青春。”


何等优雅的残忍。


 


他顺着夜风中裹挟的血腥味往山里找去,果然在一道干枯的瀑布痕迹后面发现了一个极其隐蔽的洞口。他的脚步不由自主地加快了,但是到达洞口的时候,他又犹豫着站住。


长剑没有反应。要么不是他,要么他已经不在这里。


但罗还是把手按在剑柄上,摸索着走进山洞。


山洞并不深,他在尽头停了下来,周围太过寂静,显得他的心跳声格外突兀。


那里留有他熟悉的味道,是百叶蔷薇的淡淡香气。


罗叹了口气,在黑暗中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


终究还是避不开。那个月光下的猎手,美丽又危险,优雅又残暴。百叶蔷薇的花香融合着血腥气,都在无声地一遍遍重复着他的名字。


尤斯塔斯·C·基德,南海长生公爵,他的暗夜情人。


 


距离小教堂还有几百米远,罗就收到了从长剑传来的细微感知。


他在雕花大门前犹豫着停下脚步。门缝虚掩,透出明明灭灭的蜡烛光线。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要转身离开这里,走得远远地再也不回来,就像以前一样。


太可笑了,这是他自己的家,他却在害怕。


罗握紧剑柄,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大厅里没有什么异样。点着的蜡烛已经燃掉了一大半,几扇窗开着,奇异的花香在冷风中流淌。


罗的目光扫过每一排座位、圣坛和讲台,最终停留在告解室。


告解室一侧的门帘拉上了,地面上静静躺着几片血红的蔷薇花瓣。


他走到圣像前在胸口划了十字,然后径直走进告解室,拉上另一侧的门帘。


 


牧师在幽暗的光线下沉默了几分钟,等着对方开口告解。然而另一边毫无动静。隔着雕花暗格,隐约能看到一个高大的影子。


他叹了口气。


“无论有什么样的烦恼都可以在这里倾诉,主会带领你解脱一切灾厄。”


然后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笑了,带着张扬和戏谑,一如既往。


“我的确很烦——是活得不耐烦。”


罗的心随着这句话剧烈地跳动起来。几乎就在同一时间,一阵黑色的烟雾穿过告解室的雕花暗格,在他面前翻卷着凝聚成形,毛皮的柔和触感立刻包裹住了他。


“尤斯塔斯当家……”


然而没等他说完,带着蔷薇香气的风就卷走了他的呼吸。


 


罗僵直了几秒钟,忽然激烈地抵抗起来。他的手肘和膝盖用力撞向对方身体,牙齿毫不留情地狠咬暗色的嘴唇,往后缩着身体躲避那几乎无法抗拒的吻。


但半个告解室那么点大的地方让他无从施展灵活的身手。更何况他真正的内心正翻腾叫嚣着,想要让他放弃抵抗。


片刻后基德稍稍离开了他的唇,狭长的瞳孔带着笑意。罗想避开视线,却依旧无法控制地对上那双红色眸子——即使是最上乘的波尔多红酒,也不能沉淀出那样美好的颜色。


他的体温微凉,眼神却滚烫。


“两年了。”他凑到罗耳边说,“有没有想我,小野猫?”


然而一道银光忽然掠向他面门,基德眼疾手快地抓住罗捏着银刃的手,两人挤在狭小的空间里再次角力,关节都撞在周围的木板上硌得生疼。


 


最终他再次被基德紧紧圈在角落里,两手都被压在身侧。基德的声音不像是从口中说出来,而像是漂浮在周围的空气中。


“有没有想我,小野猫?” 还是那个问题。


罗把头扭向一边,牙缝里迸出两个字:“没有!”


基德低声笑了。


“在神的面前不要说谎。如果你继续口是心非,我不介意就在这里上你。”


罗怒气攻心,然而还没等他作出任何反应,手腕上忽然一松,基德放开了对他的压制,转而用力抱住他。


“我很想你。罗。”他暗色的唇紧贴着他的耳朵。


已经挥到半空中的银刃在那一瞬间凝滞住了。两年来精心构建的防御最终被击溃,罗认命地闭上眼睛,反过手揽住基德的脖子抱紧他。银刃掉在他们脚边,发出清脆的声响。


他想他。过去的两年中他强迫着自己不去想他或是不承认想他。但是从夜风带来百叶蔷薇花香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想他想到要发疯。


基德再次低头吻他的唇,舌尖轻触上颚发出邀请,这一次罗顺从地回应了他。基德口中有他再熟悉不过的味道,花香混合着略微发酵的血腥,融成鸡尾酒般的微妙感觉,仿佛刚刚啜饮过一杯Bloody Mary。


感觉到基德微凉的手抚上他的后腰,罗把头埋在毛皮大氅的衣领里,闷声说:


“你要是敢在这里……我就杀了你。”


 


罗攀着基德的肩,任由对方把他压进柔软的床铺。月光从窗帘间隙丝丝漏下,在基德象牙色的皮肤上映出淡淡光晕。罗用手指一寸寸逡巡着基德的面颊、脖颈和宽阔的胸膛,他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利落的身体线条毫无瑕疵。


是啊,也就是两百多年而已,对于长生种来说,不过就是指缝间的一瞬。


 


长生种是徘徊在时间之外的种族。人类世世代代穷尽精力追求的长生,在他们眼中不过是将沙漏轻轻翻转,一切都可以无限重来。


然而神赐他们长生,原意却是为了惩罚。多少长生种度过了千百年时光,最终只得到吞噬一切的、绝望的空虚与孤独。而一旦他们遇见心爱的人——心爱的人类,所谓长生的含义便只剩了讽刺。


居于神的羽翼之下,寿命却极其有限的人类;被神遗弃,却拥有无限时间的长生种。


这两个从遗传血脉开始就注定要对立的种族,相遇就是原罪。


 


罗在清晨微光中醒来,枕边的人早已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一枝红色百叶蔷薇。


那人的头发和眼睛也是这个颜色,像血,让人萌生恐惧,却又是心脏得以跳动的原因。


罗从枕上轻轻拿起那枝还未完全绽开的蔷薇,几片花瓣却随着他的动作飘落下来。他知道这神奇的花朵在基德手中可以永远盛放,然而一旦离开他的气场就会很快凋零。


他叹了口气,用花枝上的刺划破手指。


原本只是半开放的蔷薇在接触到血液的一瞬间完全绽开了,连之前凋落的花瓣也奇迹般地再次生长出来。那血一般的红色映在牧师的银灰色眼睛里,使他想起《利未记》17章里的话,一句句刺着他的心。


“论到一切活物的生命,就在血中。所以我对以色列人说:无论什么活物的血,你们都不可吃,因为一切活物的血就是他的生命。凡吃了血的,必被剪除。”


凡吃了血的,必被剪除。因为这是原生的罪。


但更可怕的是他想纵容这种罪。


 


教堂的早课结束后,罗在地下室里找到了基德。红发长生种裹着他的毛皮大氅,倒挂在柚木十字架的正上方天花板上休息,一眼看去他和十字架仿佛形成了水面上下的倒影。


罗举着火捻看到这个场景时皱了皱眉。


“别用这种方式嘲笑基督,当家的。”


基德啧了一声,从天花板上翻身下来,坐在雕花箱子上。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罗把火捻放进墙上的灯罩里,走到基德面前,“我想,你应该不是专门来找我的吧?”


基德笑了。


“也许你说的对……”他回答,“我这次出来,是为了找基拉的。”


“基拉……你兄弟?”罗记得曾经从基德口中听到过这个名字。


“是的。他比我晚八十年出生,现在还不到两百岁。”


 


罗不禁扶额。将近两百岁的年纪,在长生种的语气里仿佛只是不到二十岁的孩子。


“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可避讳的——尤斯塔斯家族几个世纪以来血脉已经衰微了。基拉是现在家族里唯一的纯血男性,所以他从没单独离开过南海蔷薇园。”


“但他至少也快两百岁了,以前也和别人一起出去过吧。凡事总会有第一次,而且我记得你说过,他身手不差,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基德摇摇头:“基拉和我不一样,和你认识的其他长生种也不一样。他很难像我们这样装扮成普通人、藏在人群中不被发现。”


“……为什么?”


“首先,他太单纯——相对于他的年龄来说。其次……他不会说话。然后,他还超容易惹麻烦,前几次出去每次都能引来一大堆赏金猎人。”


你自己还不是一样特别会惹麻烦,你们不愧是同族兄弟。牧师在心里腹诽。


“更要命的是,他沉迷于长生种的传道书籍——大约相当于你们人类的圣经,还有那些神话故事——书上说仍有某些人类拥有完美而纯净的血液,甚至可以让濒死的长生种起死回生之类……这家伙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就着了魔,一天到晚憧憬着要走遍世界找到这样的血液,我猜他这次出走大概也是为了这个。但实际上,他几乎没跟人类打过交道,更别说鉴别人类的血液了。”


 


“他要怎么找?”罗不禁好奇起来,该不会是逮着一个人类就吸他的血吧?要是这样麻烦可就大了。


基德耸了耸肩。


“这我可不知道,不过……”他不知什么时候飘到罗背后,一只手环过牧师的身体按在他的颈侧动脉上,感受它在手掌覆盖下突突地跳动,“我觉得你的血液已经够纯净了。当然,我是不会让其他人有机会尝你的血的,即使是基拉也不行。”


罗给了基德一记重重的后肘击。


“说正经的。你是觉得基拉在这附近所以才到这里来的吗?”


“不,是霍金斯说的。我临行前去找他占过一卦,他说塔罗牌提示我来这个方向,不仅能找到希望中的东西,还会有命运指引的相遇。”


“霍金斯……”罗想起了什么,目光黯淡下来,“他还守着德雷克的坟墓吗?”


“啊,是的。”基德叹了口气,“那两个人,都太……”

他没有说下去,罗也没有接话,两个人相对着沉默了。



--TBC--



评论

热度(29)

  1. MR_烟雨敬亭 转载了此文字
    设定超棒wwww